缅甸维加斯微信


新闻中心

【幸福生活】故乡,庸人随笔

发布时间:2019.02.18

    帝都的生活之于我居住数月后肤浅的认识,莫过于有规律的认真做事,当然还要有责任心。这里的人们有来自江湖各地,亦有京城老炮,有拖家带口前来讨生计,还有怀揣着满腔热血、满眼抱负的少年,形形色色;老四九城中,西城的教育,东城的工体,北城的科技,南城的被嫌弃,在我的记忆里有着强烈的反差,也让我想起我的故乡。

 

    我是一个来自北国的孩子,从记事儿起,眼里便一片白色的世界,纯纯的,没有一丝杂质,也喜欢踩着小椅子,双手抱着窗台上爷爷的紫砂壶,望着窗外的雾凇白桦,银装素裹,分外妖娆,想必毛主席当年看到的,也与此时此景类似吧。

 

    东经130°22′08″,北纬46°48′35″,阿穆尔河畔的大平原,中国最东北的地级市,中国土匪城,华夏粮仓,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。这里的人们说话很凶,脾气很直,却又十分热心肠,乐于助人,团结兄弟,北京话叫局气。马路上经常会看到剃着寸头,纹着花臂,叼着烟卷,穿着貂皮的彪形大汉,跟在媳妇屁股后,乖巧的像只小狗,我不喜欢这副打扮,但这真切地反映了一些文化风俗。好在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并没有学其糟粕,我曾经读过的中学五年出过六名高考状元。这里人与人之间活的简单,很可能从一句兄弟,借个火。变成无话不谈的好兄弟,没有较大的贫富差距,每个人一有空都笑着脸吹着牛皮,小富即安的生活态度,工作起来却也都认真的像国家总理,嘴里嘟囔着,打牌可以乱点炮,当差绝不能放呲花,要像模像样的,对得起上面给我这点喝酒钱……

 

    这座小城的人口体量只有天通苑加上回龙观居民总数,往多了说再加上个霍营。到了夜里,丝毫不逊色国际一线都市,只不过与北京相比稍显单一。人们都听说过哈尔滨是东方小巴黎,而我的故乡我喜欢叫它东方莫斯科。战斗民族是出了名的能喝,也许是地理位置接近的缘故,这里的人们也是战斗力十足。只要一下班,约上三两好友,抛去烦恼,主题不是商务,没有目的,如果非要问个为什么,那就是喝,就是想醉,尽情欢愉,没有什么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两顿。

 

    此刻,我坐在宿舍对面的小店,喝着北冰洋,吃着驴肉火烧,我总来这家店里发呆,放空大脑,亦是我的解忧杂货铺吧。我慢慢地咀嚼着火烧,心里早就惦念着酸菜五花肉了。老板娘拍拍我,黢黑的皮肤,颧骨微高,瘦瘦的她显得眼睛格外深邃,操着纯正的河间口音:小伙子,又有什么心事腻歪了吧?我标志性的羞涩一笑,她又说道:人活着就都会有难事儿,你那么年轻,又念过大学,祖国大好河山等着你发挥才干哩!想家了吧?别发呆了,大姐给你煮盘饺子,来头大蒜,吃完回去好好睡一觉,不要钱。

 

    果然,人间自有真情在,我心中的蜡烛仿佛被点亮了,元气满满。虽然故乡的五月满城杏花与我缘分不在,起码高温假期还可以回去和赫哲族的老铁乌苏里江上捕鱼,唱着阿赫尼巴,也是快意人生了。

 

    也许,北京会成为我第二个故乡,度过大半生的时光,但我永远热爱那片黑土,贫穷又教我成长的地方——佳木斯。

 

版权所有:缅甸维加斯微信

京工网安备1104011000012